index    back

第1795期

 

封面故事 

張國榮最後的黑暗日子

 

「Depression。這一年來很辛苦,不能再忍受,多謝唐先生、多謝肥姐、多謝麥列菲菲教授……一生冇做錯事,為何這樣﹖」

 草草寫下遺書的哥哥張國榮,從他喜愛喝下午茶的文華東方酒店廿四樓一躍而下。

 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愚人節,下午七時零六分,這一分鐘,是哥哥生活在人世間最後的一分鐘。終年四十六歲。

 失去「摯愛」的唐鶴德(唐唐),在哥哥離去六個多小時後,穿起白色浴袍,雙眼明顯哭得有點紅腫,臉容異常憔悴,在家門外透露這一次不是哥哥首次要了結自己的生命,第一次是在去年十一月﹔而哥哥堅決尋死,唐唐認為可能是抑鬱症奪去他的生命﹗

 


 事實上,在哥哥人生中的最後兩年,可說是他最黑暗日子,他不下一次向身邊好友透露,說自己兩年前在泰國被人落了降頭,自此之後,被「他」日夜纏擾,夜夜失眠,他哭得崩潰了,為了自救,他用盡各種方法,然而最終卻走上自殺之途﹗

 聽到張國榮跳樓自殺的消息,認識與不認識他的人,都難以相信這是事實。尤其是他的「摯愛」唐鶴德,他第一個反應是呆了,連一個字也不能說,身邊的朋友見到他有這樣反應,這一刻,反而最擔心他,所以大家出現哥哥家中,不止商談喪事,更重要的是輪流去陪他。

 事前沒有異樣


 唐唐雖然傷心,不過,為免傳媒揣測哥哥之死,他在二日凌晨三時四十五分,在家中的鐵閘內接受傳媒訪問,唐唐說﹕「我們沒有任何感情問題,(這一刻你是否愛哥哥﹖)不是這一刻,是一直都愛茈L﹗」唐唐更表明近年哥哥的精神有問題,患了抑鬱症,一直也有看醫生。

 其實從去年五月開始,已傳出在《異度空間》扮演心理醫生的哥哥,因過分投入角色無法抽離,以致心神恍惚,更盛傳他撞邪。

雖然哥哥在公開場合中大鬧「黐線」加以否認,只說自己工作太緊張引致失眠。甚至和哥哥唐唐一起「蒲」的朋友,都不知道他有病,「我們知道遺書中,有多謝麥列菲菲教授才知他看過心理醫生,我們根本不知他有精神病。不過,哥哥幾個月前已經很不開心,他當時說自己因為胃液倒流,為了這個病,他才減少蒲,又戒酒,但近月他的心情已經開心了好多,和朋友不但有講有笑,而且有時還會和朋友飲番杯,又說自己過多兩個月便會好晒,屆時,才和大家暢飲﹗最近,阿姐(汪明荃)更找他做演唱會嘉賓,他還在考慮做不做,因為不知唱什麼歌好。」哥哥的朋友更說,出事前一晚(三月三十一日),哥哥約了蘇施黃、陳潔靈及契媽張玉麟兒子Peter張齊齊打麻將,哥哥還一面打牌,一面罵政府今次處理非典型肺炎的措施很差,根本一點也沒有異樣。

 約會高僧喇嘛


 不過,原來哥哥私下卻不止一次向一些能傾心事的身邊好友承認自己撞邪,他更向朋友透露,約於兩年前,在泰國被人落了降頭,自此以後,他經常心驚膽顫,夜夜失眠,哥哥向友人訴苦﹕「我到底犯了什麼錯﹖他『腰』我的心,不讓我睡覺﹔就算吃了安眠藥,他也拉我的腳,拉我下H。」朋友建議他搬家,但他說搬也沒用,「我去外國,他一樣跟荍琚C」他哭得崩潰了。

 兩年來,他的情緒深受困擾。日漸消瘦的哥哥,眼神愈來愈顯得散渙,朋友看見他這樣,從科學和醫學觀點去看,覺得他因為壓力大,精神方面出了問題,甚至提點他,可能是更年期現象,但哥哥始終堅持﹕「我讀過書,懂得分析道理的,我什麼醫生都看過,精神科醫生也看過了,也做過全身檢查,但一點用都沒有。」的而且確,自從哥哥「患病」後,曾經找著名的心理醫生麥列菲菲「傾偈」,又到中環的精神科醫生馮順燊醫生求診。

 哥哥用盡各種方法,以求自救。除了看醫生外,也有朋友為了令他安心,順茈L的意思,替他約見高僧為他解降,「高僧隔茤衁龤A未見到我,已對我的友人說,有人向我唸咒。」其實,為了令邪靈離開,哥哥曾拜會過喇嘛,找過大和尚,甚至毛舜筠想叫哥哥入藝人之家,向他傳道,總之,只要有一絲希望的,哥哥都希望嘗試。

 毛毛說在哥哥出事前兩次約會中,曾將耶穌基督的信息帶給哥哥,而哥哥亦曾答應跟她返教會,「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告訴他關於基督的事,他也很樂意去聽,但到底他有沒有接受,就只有哥哥和神知道。」

 感情沒有問題


 據聞,去年五、六月左右,哥哥一位友人曾經帶他見一位高人解降,高人為他做了幾場法事後,哥哥說感覺好了很多,不過,因為做完法事後,哥哥還要在家中燒香拜神,但有朋友認為哥哥過分迷信,又反對他在家中燒香,雖然哥哥偷偷地在家中進行,可惜最後被人揭發,更因而發生爭執,最後哥哥妥協,除了不再找高人做法事外,更要疏遠那個「中介人」。

 至於他的好朋友唐唐,則認為他是精神問題,患上了抑鬱症,覺得一切均是他的幻覺,兩人往往因而發生爭拗,不過,這並不表示他們的感情出了問題,雖然最近幾年,他們各有各的房間,保留茩茪H空間,但他跟他的關係早已昇華得像一家人那樣。哥哥依然很聽唐唐的說話,繼續看精神科及見心理醫生,而哥哥每次看醫生,唐唐總會在哥哥左右陪他,或者代他到醫務所配藥。

 不過,據聞去年七月開始,哥哥的抑鬱症愈來愈惡化,他將醫生開給他的鎮靜劑愈服愈多,手顫也愈來愈劇烈,事事覺得不如意的哥哥,連工作也提不起興趣。

哥哥的精神和身體情況似乎每況愈下,十月份原答應了演出電影《美麗上海》,卻又突然辭演,而他一直十分重視的個人執導電影,因投資者問題,最終亦開拍不成,令他情緒更加低落。十一月份,哥哥曾在家中服食安眠藥自殺,幸發覺得早,而唐唐亦親口證實﹕「哥哥在十一月曾經自殺,其後,他一直也有看醫生。」

 而哥哥身邊的朋友,知道他情緒不穩,又長期飽受失眠的折磨,精神受到困擾,所以大家都抽時間陪他,希望可以給他開解。唐唐除在家中陪他,還在去年十二月左右,曾和哥哥去了上海欣賞一個大型的故宮博物展覽,更順道在上海玩了幾天及見見朋友。鄧光榮太太就經常到訪他家找他聊天,施南生及林青霞無論出外行街、到體育場館打羽毛球或者吃飯喝下午茶,也主動找哥哥一起,不過,最近青霞和哥哥打完球後,發覺哥哥真的很不對勁,所以向朋友說﹕「他真的有事,還好嚴重添,大家要多看住他﹗」

 可惜,朋友卻始終幫不了他。哥哥選了愚人節這個日子,了結自己的生命,送上一個大家最不想聽到的消息。

 哥哥的最後一天


 張國榮之逝世事出突然,令人始料不及。雖然,他自殺前唐唐未及察覺端倪,但陳淑芬(張國榮之經理人)當天已心血來潮,感到張國榮情緒不穩定,所以致電約他見面,可惜一切彷彿遲了一步。

 事發前一晚,哥哥一如往常,與陳潔靈等好友在家打麻將至凌晨。第二天醒來,他跟唐唐約好了晚上一起打羽毛球,然後在十一時許,他表示想外出,唐唐問是否需要司機送他,但哥哥表示想獨自駕車出外兜風和見見朋友,晚一點再見。

 期間,唐唐收到陳淑芬心血來潮打來的電話,吩咐他今天最好一直陪在哥哥身邊,只是當時哥哥已離開了寓所。其實,唐唐整天也和哥哥保持電話聯絡,問他何時回家﹖假如哥哥打算直接前往羽毛球場,他可替哥哥帶備運動衣物及自行乘的士前往。其時,哥哥還聲聲表示一定會回來接他出發,叫他在家媯央C

 沒透露情緒有問題


 獨自駕車出外的哥哥,約於下午四時半到達文華酒店,上了廿四樓的私人會所及叫了杯飲品,並移座位到該露台凝望維港景色,期間他曾跟陳嵐(向華強太太)通了個電話,但沒透露自己情緒問題。然後收到陳淑芬來電,相約他六時在酒店內見面。不久,他叫侍應給他紙筆,然後伏案寫字,至於那封是否哥哥的遺書﹖沒人能肯定。

 陳淑芬抵達酒店地下之咖啡室,等候了半小時仍未見哥哥出現,遂致電給他。哥哥在電話中說﹕「你五分鐘後出門口,在那兒你會見到我。」可是陳淑芬尚未走到酒店門口,已聽到一聲巨響,她連忙問酒店職員發生何事﹖職員表示有人跳樓,她心堣w有不祥預感。遠遠望見了屍體,她一度怕得不敢步前,只反問﹕「點解你要我見到咁嚗芊S」定過神後,她哭蚇辿菢P電給唐唐,告訴他這個不幸消息。收到這噩耗後,唐唐悲慟不已。

哥哥的屍體被送往瑪麗醫院搶救,晚上七時零六分,醫院宣告哥哥不治,唐唐、張國榮姊夫及他的心理醫生麥烈菲菲相繼趕往醫院了解。

 唐唐成功避開了在醫院現場守候的傳媒,見了哥哥「最後一面」,不過,唐唐說他只能見到哥哥部分屍身,本來想多看他幾眼及陪他久一點,不過醫生卻勸他不要看。據悉,哥哥面容無損,但手腳皆已折斷。當哥哥之屍體運往西環殮房後,唐唐則哀痛地回家。

 五哥為他擇日選山地


 由文華東方酒店廿四樓一躍而下,哥哥的離去,雖然帶給家人朋友哀傷和欷歔,不過,大家為了哥哥的遺體不受「滋擾」,姊姊張綠萍及姊夫麥法誠聯同經理人陳淑芬,在四月二日早上到了東區法院,成功向法庭申請免解剖令,讓本來要經法醫官剖屍化驗死因的哥哥遺體順利移到香港殯儀館。

 哥哥的喪禮將會在四月七日設靈,八日舉殯,家人會遵照哥哥生前的意願,採用火化儀式﹔據知,今次為哥哥辦理身後事的,是擔任風水師的五哥張發榮,他除了為自己弟弟擇日出殯外,還替他揀選陰宅山地。篤信佛學身兼香港佛光協會分區主席的他,每天更為弟弟誦經。

 雖然,哥哥與張發榮曾鬧不快,事緣當年哥哥毅然放棄如日方中的事業,傳媒誤以為哥哥此舉是因為深信其兄張發榮的預言影響,因而大肆報道,令哥哥有感於五哥藉此宣傳,向外界透露有關他的事而心感不快,二人關係因此惡化,不過,兄弟之情始終濃於水,哥哥死後所有恩怨誤會亦劃上句號。

 聯絡張發榮,他的聲音比平日沙啞,語氣帶茷s傷,他承認目前正忙於哥哥的身後事﹕「我現在忙於辦家事,Leslie的死我已經心如刀割,希望大家不要騷擾我和我們的家人,我們是不會接受訪問,多謝關心。」

 年初一求升運不果


 雖然唐唐不篤信風水命理,亦不喜歡哥哥太迷信,不過,哥哥一直都是上環濟公廟的常客,十多年前已經到該廟祈福,而哥哥每年更會在廟內掛足一年塔香,祈求與唐唐的感情無風無浪﹔或者,哥哥為免唐唐不滿,所以每次到濟公廟都不需要他陪伴,而多數與一大眾男女朋友一齊來祈福。

 本來,哥哥在廟中的塔香於去年十一月便期滿,但哥哥卻沒有出現,事有湊巧,哥哥原來在去年十一月曾自殺不遂。今年年初一,他再次出現濟公廟,據廟祝形容,哥哥當時與一名四十來歲的女性朋友來廟上香求籤,今次,他沒有要求掛塔香,只是希望廟祝為他進行「升運」的法事,藉以改變來年的運程,但廟祝為他擲「聖杯」求神問卜時,答案卻指他在羊年的運程不佳,而廟祝指他當時顯得心事重重,心情不佳,完成「升運」後便離開。

至於早前曾有雜誌指哥哥在廟內所掛的塔香加上紅繩,是希望改善與唐唐的感情,廟祝指這說法是不正確的,因哥哥從來沒有要求在塔香上加紅繩,而廟宇也沒這門法事,其實該條紅繩是哥哥的日本fans專誠為他繫上,希望透過紅繩拉緊哥哥與唐唐的感情。

 雖然,哥哥與唐唐的塔香已灰飛煙滅,但在濟公廟的外堂上,亦掛滿了大量善信的塔香,楊受成及周正毅也是其中之一,其實,在濟公廟掛塔香的費用並不昂貴,每個月只需三百六十元,一般都會掛足一年,藉以祈求全年順景。

 張國榮情史


 張國榮是香港娛樂圈中唯一一個,坦然承認自己是雙性戀傾向的藝人,不少人更相信他主唱的《左右手》一曲,是描寫他性傾向轉變之心情。

 在他的一生中,最深刻最難忘的一段情,相信應是他跟唐唐(唐鶴德)相愛了共廿載的感情關係。在張國榮跟唐唐一起之前,多年來亦曾先後跟毛舜筠、雪梨、倪詩蓓、楊諾思拍過拖,亦跟梅艷芳、翁靜晶及何超瓊等傳出過緋聞。他更曾表示,如果當年毛舜筠答應他的求婚,或許便會改變了他的一生。

 唐鶴德


 他跟唐唐當年因同是張玉麟夫人之契仔而相識,八五年二人拍拖之消息傳出,但他倆一直否認。至九七年,張國榮才在個人演唱會尾場,公開表示對方乃他生命中除母親外最愛的一人。九八年張國榮喪母,由唐唐以主人家身份打點靈堂上之一切。

 毛舜筠


 年前哥哥在訪問中承認當年二十歲的他跟十七歲的毛舜筠熱戀了不久,就已拿茠嶆V女方求婚,卻嚇怕了毛舜筠。更表示如果當年女方答應跟他結婚,他的一生經歷便會完全改變。

 後來的毛舜筠結了兩次婚,今天的丈夫是區丁平,並育有兩個女兒。

 楊諾詩


 楊諾思九歲開始,便已經喜歡上張國榮,長大後,經父親楊受成介紹下二人相識,談了一年戀愛。後因女方往美國升學,男方事業如日中天,距離漸遠而分開。

倪詩蓓


 於麗的電視時期,因拍劇集《對對糊》與模特兒出身的倪詩蓓相識並相戀,當年被傳媒形容為金童玉女。

 雪梨


 與米雪之妹雪梨,七九年於的士高認識,後再於慈善籃球賽記招上相遇,然後互生情愫發展感情。後因意見不合而分開。

 唐鶴德


 去年喪父今年失摯愛


 本周四,唐鶴德以「摯友」的身份,在哥哥的訃聞中刊登了「夜闌靜 有誰共鳴」,一句歌詞七個字,如泣如訴,就代表了唐先生失去一生中至愛的傷痛及落寞。

 其實,就算一段異性關係要維持二十年也絕非易事,張唐這一對公眾人物由地下走至地上,相愛達二十年之久,中間飽受的壓力,絕非外界人能體會。故自哥哥自殺後傳言四起,一直在張國榮背後默默支持他二十年的唐先生,終於打破多年來的緘默,在哥哥自殺當晚凌晨約四時帶茯鼰~的雙眼表示﹕「我們十幾年感情一直好好,亦無第三者出現過,我對他無變過,這麼多年我仍是這樣愛他。」為的只是透過傳媒重申,還「摯愛」張國榮一個清白。

 外間一直只知張國榮的摯愛乃唐鶴德,朋友均稱呼他唐先生或其英文名Daffy,但對他的背景卻所知不多。唐鶴德現年四十四歲,出身於一個富有的上海大家庭,他有四位哥哥、兩位家姊及一個妹妹,他在家中排第七,中學畢業於荃灣名校聖芳濟中學。讀書時期的唐先生為校內鋒頭躉,除了當班長外,亦是籃球校隊成員。而唐先生的父母及其他家人早已全數移民美國三藩市,父親亦於去年在美國逝世,獨剩下他本人在香港與哥哥一起生活。

 地下走至地上


 事實上,哥哥與唐先生因同是張玉麟夫人的契仔而結識,相識相交超過二十年。而最初二人關係一直保持低調,直至九五年,張唐的關係因傳媒追訪而曝光,其後更由地下走至地上。先是九七年,哥哥在其復出演唱會上,公開承認唐先生是媽媽以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其後於九八年十月,唐先生以主人家身份,替哥哥打點母親的喪禮。及至零零年哥哥最後一次的演唱會,唐先生在尾場公開支持摯愛,二人無懼公開同居關係,一起乘車返回何文田寓所。去年六月,更被拍下於跑馬地手拖手的照片。

 二十多年來,不論是感情還是經濟上,唐鶴德都在哥哥背後默默支持他,九七年哥哥曾說﹕「十幾年前在我最失意,經濟最困難的時候,這位朋友將幾個月糧借給我度過難關。」據知當年失意的哥哥,有一次與唐先生吵架,憤而把太古城居所所有物品摔破,可見哥哥對唐先生的重視程度。

 另外,曾任萬國寶通銀行及渣打銀行高級投資顧問的唐先生亦負責為哥哥理財。於九二至九八年間,唐先生與哥哥合資開設三間公司,透過買賣樓宇賺了超過五千萬,難怪哥哥於訪問中曾說﹕「他給我許多意見,幫我睇住盤數,我只懂賺錢,不懂理財,唐先生好多學識,幫到我好多。」而哥哥生前,唐鶴德某次獨自於半島酒店碰見朋友,當被問及哥哥身在何處時﹖唐先生開心的回應說﹕「難道他(哥哥)不用賺錢養我嗎﹖」可見二人之親密及資產上的無分你我。

最愛泰國度假


 唐先生在數年前,已辭掉銀行的高職,與哥哥過茈b退休的生活,除了打羽毛球及打麻將外,最喜愛就是到泰國度假,入住曼谷的東方文華酒店。除了因為該酒店屬當地最高級外,亦因那堻怳眴輕鉹H,不會受到騷擾。熟悉張唐二人的一位朋友表示,二人在泰國生活甚有規律,並非外間所傳各自各精采,「哥哥與唐先生只愛在酒店享受人生,很少外出玩。他們早上起來吃早餐,其後哥哥會去做Gym,唐先生則會在泳池游水,然後會一起吃午餐及在咖啡廳飲下午茶,他們最愛就是聊天,行街shopping,晚上去的士高也甚少,因為哥哥說﹕『外出會給人影相。』他們往往選擇很早回房間休息,事實上,他們真的不喜歡外間所說的『蒲』。」

 在朋友眼中,哥哥與唐先生是典範,「他們一起二十年真的是一件很難得的事,他們朝夕相對多年,外間未知時又怕讓人知,哥哥是公眾人物外面壓力又很大,而二十年來真的從沒第三者出現,這真的是要重視對方,彼此很情深才可以做到。」

 難怪唐先生於哥哥自殺當晚重申,「家庭無問題,我希望你們(傳媒)重申給讀者知,我與哥哥的感情無變過,不要以為他曾經與那個助手(Kenneth),重作到他是北京有錢仔,說有一段情,很無聊。」

 水仙只應天上有


 何苦人間沾泥塵


 他真、他善、他美,別說在藝壇,在芸芸人海中,Leslie都是個refreshingly honest 的人,一個不會「轉恁v的朋友。

 然而這個世界不是這樣的,他的內心不免積存了很多他覺得很無辜的創痕,樂觀、堅毅的人一樣會受傷的。他從不否認他所愛的人,他從不墨守成規而不敢突破,藝術家的創作從來是誠實的,真正的創作之中是沒有虛偽的。

 Leslie的影迷歌迷除了看過他的簽名之外,也許沒看過太多他的字[,這兒附上一張,給大家留念。

 那夜我們在「中國會」吃晚飯,當時還有一座鋼琴的,我想要You And Me Against The World的歌詞,那他便一邊輕輕地唱讓我一邊慢慢地抄,後來他索性拿起筆把歌詞默了出來,渾然忘了自己是紅透半邊天的張國榮,亦沒想及鄰桌的人聽得見他的歌聲,忽地掌聲四起,還有客人要求他再唱一遍,他很自然地走到鋼琴旁邊,高高興興,大大方方地唱了首曲子。

 幾年前我搬家,新居沒有全身鏡子,他說﹕「你怎麼穿衣服的﹖我去訂造一個給你,你喜歡什麼款式的﹖」過了不久,全身鏡子便送來了。

去年生日,Leslie掏出了一隻手錶﹕「This is a gift for you, an promised.」我都忘掉了,緣由是有一天我看見他戴茪@隻新款大手錶,我說真好看,料不到他倒記住了,他是個很細心的朋友。

 生日宴中人不算多,二十來個吧,雖然他認識的沒多少個,但他很主動地跟大夥兒聊天說笑話,客人都讓他的談笑風生吸引過去了,事後朋友們都說﹕「想不到張國榮是那麼沒有架子,那麼有趣可愛的。」快樂時的Leslie的確是很好玩的。

 今年,他老是心情鬱鬱的,打不起精神來生日會了,大家相識二十年,當然了解,同時有點擔心。他還是常到半島酒店大堂的咖啡室的,有一回他站起來叫《明周》記者拍照,那樣才能拍到半島大堂的華麗天花板,他說﹕「只有我這麼高貴才襯得起這天花的。」

 如今美麗的天花仍在,美麗的水仙走了,我的腦海中浮起一幀畫,在白雲高處有一個波平如鏡的湖,有個眉目如畫的男子坐在湖邊,凝視茼菑v的倒影,然後人不見了,湖邊長出了一棵水仙。

 胡燕妮


 周潤發﹕


 「好震驚,好突然,我唔明點解佢選擇去死,我和紅姑(鍾楚紅)一齊聽到呢個消息,覺得好惜﹗鰝B友立場真係好痛惜﹗」

 沈殿霞﹕


 「如果他認為呢種係佢儭悃M方法,就尊重佢。」

 王家衛﹕


 「這是個無法彌補的損失……張國榮是一個偉大的藝人,也是一個真摯的朋友。他常笑說自己是一個傳奇,我們有時也會這樣戲稱他,但沒想到傳奇竟是在這種情況下完成。」

 蕭芳芳﹕


 「沒想到Leslie就去了,令我難過透了。Leslie的靈魂得安息……實在很難過﹗」

毛舜筠﹕


 「其實哥哥走驉A令我感到好難過同傷,我失去一位細細個就認識,好愛惜我鵀n朋友……我真係好難過﹗」

 甘國亮﹕


 「為了尊重我所認識的張國榮,我不會出席喪禮,因為那個已經不是我認識的張國榮,我認識的張國榮根本不會做出那樣的事(自殺)。」

 譚詠麟﹕


 「失去一個好朋友,社會上亦失去了一個有質素的歌手,有時有些事很難面對,做藝人是否要這樣大壓力,變得如此脆弱﹖我想不到他這愛靚,這般唯美派,竟然會行出這一步,真係不知道他該剎那在想什麼。」

 李克勤﹕


 「收到消息時我同阿倫(譚詠麟)正為演唱會度稿,知道係真黈伬唌A所有人都down晒,呆晒,乜都講唔出,個人好U。」

 鄧光榮﹕


 「這一年發覺他有好多心結,導致有神經衰弱,佢個人好聰明,但思路好複雜,我覺得我幫不了他。佢就走得瀟灑,剩低個包袱俾佢的親戚朋友。」

 王菲﹕


 「當我收到消息仲以為有人開玩笑,但證實消息後真係好傷心,哥哥算是我鰤擗介伀o埋麊B友,佢份人真係好好,好唔捨得。」

 Twins﹕


 「佢真係好好人,當知道這個消息時真係好愕然,好傷心,個心好U。」

 哥哥公開性取向 女歌迷變心


Ellen讀中學時,張國榮是她的夢中情人。她那時住在馬來西亞,電視上很難看到Leslie,但每星期一定會買《金電視》等雜誌,收集偶像最新情報。她的房間一幅牆上貼滿張國榮海報,可以日夜望茈L,有時還穿上靚衫,在海報前擺甫士影相,當是和偶像合照。Ellen有去看張國榮的告別演唱會,Leslie在台上說,他將來打算開一間咖啡店,叫歌迷保存蚨t唱會票尾,將來開張時,憑票尾送一杯咖啡。Ellen把這張門票一直保存荂A後來張國榮開了餐廳「為你鍾情」,直至去年結業,Ellen都沒有去過。

 

對於哥哥和唐唐的感情,他更表示欣賞他們光明正大的做人原則。「同性戀又點唧,又唔係搞你。」

 這位三十歲的中學教師,現正因為學校停課,有時間和其他歌迷準備悼念會,他打算七日、八日兩天都去殯儀館,送哥哥最後一程。

 



 她說﹕「他中途轉gay,我無法認同。初時雜誌咁寫,我想﹕『唔係呀﹗千祈唔好係gay﹗』但他後來還公開添。」

 雖然少女時代的夢中情人令她失望過,但他的死也令她感到很傷心,她說﹕「我在心中為他祈禱。」

 鍾情二十年 歌迷為哥哥失眠

 張國榮墮樓那天晚上七時多,Albert正在家堛寂CQ,突然驚聞噩耗,他嚇得手顫。九點幾,他約朋友到文華酒店咖啡室,情緒平伏下來之後,才敢走到出事地點,默默地鞠個躬。當晚他沒有睡,一直聽Leslie的歌到天光。

 Albert由《風繼續吹》開始迷上張國榮,那年是一九八三年,他讀小六,買下平生第一盒錄音帶。《Monica》之後,Leslie愈來愈紅,Albert則愈來愈瘋狂。他記得八五年張國榮和呂方等去澳洲登台,他跑到啟德機場送機﹔每次演唱會之前,他連續幾晚通宵聽歌,為的是「溫熟功課」、「迎接盛事」﹔八六年勁歌金曲總選,他在紅館現場,坐在張國榮歌迷「地頭」,宣布譚詠麟得獎時,他和其他人一起大叫「巢皮倫」﹔八九年《告別樂壇演唱會》最後一晚,他顧不了第二天考試也要捧場,封咪儀式之後,他忍不住哭了。

 他二十年前買的《風繼續吹》盒帶,現在仍然保存荂A但膠盒已經爆裂了。這些年來,他儲齊張國榮所有唱片,黑膠碟、盒帶、CD,合共七、八十張,家中沒有唱盤,也不捨得丟掉。

 對於偶像之死,他雖然感到可惜,也表示不認同,但他說﹕「我跟了他這麼多年,一早都feel到他遲早會這樣做,他這種唯美主義者,是不可以接受自己老病。」